Aug 3, 2008

坐下来,豁出去...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因为一个转念,一个决定,上星期还在基督城的我,毅然辞去两份工作,把房子退租,背起背包和内容及重量都惊人的食物袋,来到南岛小镇Ashburton找秀玲和绪庄。两位张家子弟是我大学时期通过学运认识的朋友,没想到分别来到纽西兰打工旅游的我们,此刻又相聚了!有关我和这两位大S(Shee Juan)与小S(Siew Ling)的生活记趣将于过后另行叙述。因为,最近发生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话说,秀玲在纽西兰闯荡江湖之余,练就了一身理发的好功夫。因此,打从我踏入他家门那刻开始,他就视我那近半年没有修剪过的头发(秀玲的讲法是“杂草”)如眼中钉,恨不得除之以后快。最后,在他的甜言蜜语兼恐吓威胁之下,我作出了2008年内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答应把头发交给秀玲处置!虽然旁人(除了绪庄)都以惊讶的眼神望着我,心口有个“勇”字的我,还是眉头也没皱就点头了。

大祸临之前,乐观的我还和主宰我命运的秀玲开心地合照。










秀玲一面细数他在纽西兰帮人理发的辉煌历史,来使眼神闪烁的我信服;一方面又以“一定帮你剪到前面看像关芝琳,旁边看像李嘉欣”来安慰我一颗忐忑的心。透过镜子看见他那炯炯有神的自信眼光使我信心倍增,只是,内心深处,我还是很想问他“”可不可以剪得像个年代接近一点的?”但是鉴于他手握剪刀的威摂,我只好卑微地把心声往肚里吞,默默接受命运的安排,并暗暗期望咱们黄家祖先能越洋庇护我这个子孙。

最近忙着看《笑傲江湖》的秀玲手起刀下,身手俐落,大概是从令狐冲身上得到了不少真传。









登登登等...“剪”后余生的我和秀玲。









我必须郑重声明,如果我的头发有被剪得参差不齐,斜了一边,或是其他任何问题,那肯定是秀玲在将近完成时,一脸认真地告诉我,现在的我看起来,既有许茹芸的纯真,杨千桦的傻气,(最要命的是)还有周星驰的调皮时,差点喷饭的我笑得东歪西倒而导致的,完全和秀玲纯熟的技术没有半点关系。真的,这绝对都是我的错,是我做梦都从来不敢奢望,自己今生竟然何其有幸,可以拥有许茹芸的纯真,杨千桦的傻气,和周星驰的调皮。请你千万别让我自己造成的错,所导致发型上的任何微小瑕疵,而让你对于“赶快排队报名让秀玲替你理发”这个举动有所犹豫。

蓦然想起,《小城大事》里,还有一句,
是“但我大概上世做过太过坏事
...

7 comments:

欣薏 said...

肥妹,

记得回来大马后要减肥啊!不然。。。休想摆脱“肥妹”这个称号。wahaha。。。

现在不得空读你的blog,迟点才看。马上留言是因为你向我“诉苦”说很久没人在你的blog留言了,还苦苦哀求我帮你做marketing。所以,各位有看这个帖的人,请多多留言,谢谢!

宣传是帮你做了,至于别人要不要留言那是我能力范围以外的事了,不要强求哦。。。嘻嘻!

好好保重,等你回来我请你吃板面。

ShiQing said...

亲爱的表妹,

你的maketing手法还真让人大开眼界。无论如何,谢谢你的用心良苦了!

又叫我减肥,又要请我吃板面,天使和魔鬼都是你。你是想我怎样咧?=(


无奈的肥妹表姐上

Sy Sy said...

秀玲的形容词用得还真贴切。

你看起来果然有许茹芸的纯真,杨千桦的傻气,和周星驰的调皮。

不得不佩服秀玲的巧手,还有你莫大的勇气。

如果是我,宁愿一辈子让杂草丛生......

Chong said...

leong...

i am not cutting hair for everyone!!!!

Peggy said...

剪得还不错,挺好看的 ^_^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你的头发,我已经在秀玲的blog评论过了...

ShiQing said...

莉思和秀玲,
稍安勿躁,不要为了几条头发闹翻 =P

Peggy,
最有建设性和有眼光就是你了!

立慷,
我也根据你在秀玲部落格的留言发了律师信,还没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