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3, 2009

回忆激流岛(二)


在某个听得见海浪声的葡萄园,有人尝试使它令人难忘,而且成功了。


葡萄园的工作轻松但依然劳累;自己做便当可以省钱但结果同样是累。第一次领薪时,我和玮艳豁了出去,到岛上唯一的超级市场Woolworths买了红酒、龙虾和烤鸡翼来慰劳自己。微醺的我们在大树下吹着海风,听着来自英国的Jamie搞笑的倒霉二手车奇遇记故事,在拍打桌子的同时笑得东歪西倒。


有人说过,通往一个男人的心,必经之道是他的胃。这句话的精确度也许有待验证。但我在胃里装着pasta时证实,我的心,留在了那盛着粒粒米饭和暖暖热汤的碗里。


工作小休时,不知从何处来了只好奇心很重的狗,一直盯着玮艳的“独家自创防热+防晒+防紫外线装”看。


逛市集一直是我的爱好。每逢星期六的Ostend Market当然不会错过。


在二手书摊流连,最后以NZ$2交换了Agatha Christie回家。


纽西兰的贻贝(mussel)比马来西亚的大两倍,促销期间一公斤只卖NZ$0.99。我们决定放弃任何的料理方式及调味料,只让淡菜在滚烫的热水里慢慢张开口。吃下第一口,我们交换眼神,不约而同地惊呼“很好吃!”既鲜又甜且嫩的贻贝有浓浓的海水味道,是其中一种最让我怀念的纽西兰滋味。


蓝莓、奇异果、芒果、葡萄、百香果...士多啤梨苹果橙,问你点样拣?


Mexican pocket有新鲜的面包、鳄梨及蔬菜,配上激流岛生产的橄榄油。摊主身后的碳窑也是吸引顾客的重点之一。


采葡萄的工作结束时,因长期溅到葡萄汁而变得又脏又粘的鞋子,大概也可以釀出葡萄酒来了。

仔细想清楚后发现,我之所以对激流岛情有独钟,是基于一份无意中闯入桃花源的悸动,是为了这里埋藏了我在纽西兰最初的记忆,原来,也因为这不是所有人都会“到此一游”的地方。去过纽西兰的你不太可能没到过到奥克兰、基督城、皇后镇等,却未必会来到激流岛。也许正是那一份“专属”的感觉,加深了我对它的感情。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错过的顾城故事,刚好成为了我再次回到激流岛的最佳理由。

4 comments:

Winnie said...

哇哇~~~ 好似好正咁wor~~~ ^^

我個blog轉左址la~
http://hk.myblog.yahoo.com/winkuan22

ShiQing said...

你的“行清记”都好有趣! (^^)

晋. said...

阿晴阿姨, 我 mummy 说,"吃也不做也,做也打烂也", 的人还真的不是盖的哩!!!!!

ShiQing said...

子晋,
你和你mummy算是先踩了我一脚,再给我糖果吃吗? =)

欢迎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