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3, 2012

清迈教会我的事

故事的后来,我并没有如自己预期般地爱上清迈,虽然,我一直对于这个结局发生的必然性从未怀疑。当然必须澄清,清迈还是相当不错的一个地方。我只能遗憾自己迟到,在这个被誉为“泰北玫瑰”的城市已经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重重包围之后。

11月份的清迈早晨微凉,住在靠近古城南门的我总在附近学校孩童们的朗读声中醒过来。留宿两晚的背包旅舍由一位亲切的台湾女生打理。他很有耐心地依摊在我们之间的清迈市区立体地图比划着向我们讲解市区内的各个地标、景点、推荐行程等。一番密集的资讯喂养后,在感谢他迅速帮助我们掌握须知地理知识和旅游贴士之余,脑海中一串串“必玩”、“必试”、“必吃”的清单,却突然让我有种不知所以的惆怅。高度重复和开发的结果,除了一堆公式和经典,还剩什么呢?我想。


旅舍转角那间专卖北部泰国餐的小餐馆就座落在学校对面。

在以东门区为主的古城内,游客迹象的明显程度几近教人窒息。望着街道上穿戴着泰国当地服饰四处流动的外国游客,曾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和我的游客同类们,就像全年无休地入侵清迈的可恶外星人。密集的游客人口稀释了原来的清迈,并且悄悄地改变她的节奏和面貌。清迈让我感觉身在其中,却难以亲近。不分国籍的游客们联手筑起的隐形高墙,竟然和古城四方的城墙诡异地相似。


素贴山,让我挣扎了好一阵。最后的那根稻草,是“清迈市区全景”

在纽西兰打工旅游的那年,咏恩自香港寄了一本《旅行的艺术》到基督城给我。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本阿兰·德波顿。然而一直辗转到了清迈素贴山,自己才储存了足够的勇气和决心第一次依书上所说:动笔把旅途中的见闻画下来,即使你的画功再怎么不济。比起能够轻易捕捉瞬间画面的照相机,画画允许我们留意事物的细节,发现原先不为意的存在。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人能够暂时把外在和内在的杂音排除,专注地完成一件小事情。即便成品粗糙得可笑,心里却有一种踏实的满足感。因为,我明白了凡事都需要踏出第一步;因为,我发现情况永远没有想象中糟糕。

某夜根据台湾女生的推荐步行至南门外的Nimmanhamin Road,结果轻易被当地年轻人聚集地所散发的活力和创造力气息所感染。由几位设计师开设的甜品屋处处潜藏创意;可以自选食材和酱料的沙拉店让我认真考虑该不该在清迈多呆久一点;流窜着摇滚乐、英文流行歌曲、泰语情歌的各式主题民歌餐厅和酒吧都提供停驻的理由。这里少了古城内浓得化不开的旅游区商业味道,却多了一份在地生活的品味。我穿梭在刚下班、在聚会、对着笔电的年轻人之间,惬意地四处溜达,流连忘返。


IBerry甜品屋在入夜后被缤纷的色彩笼罩。

如果我选择住在清迈,这肯定是其中一个原因。

让我们借宿两晚的沙发主人Daniel是沙发漫游网站清迈的大使级会员。他有着和其他在泰国长期逗留的外国人有着同样的故事引子:爱上了,就不走了;原本的驿站,最后变成了目的地。反正,他们总能轻易地找到教英文的工作。Daniel来自澳洲,不需要上班的早上会抱着吉他在房里弹着一首又一首的音乐。周末晚上,他开着小绵羊载着我们两人外出。我们和Daniel的泰国朋友因为没办法用英语流畅地沟通,所以大部分时候我们是通过比手划脚来表达,或者用很多简单的字眼来解释另一个比较复杂的概念。忘了谁曾经说过,语言是最糟糕的沟通工具。的确,很多时候一个诚恳的眼神和微笑,比万语千言更容易接近人心。

清迈的天空总是一片干净的湛蓝,就像我曾经很熟悉的纽西兰天空一样。

清迈和夜市的关联程度,大概就跟怡保和芽菜鸡一样。结果那几乎让我迷路的夜市,却出乎意料地让人惊喜和雀跃,而这绝不仅是逛街和购物的收获和乐趣。我发现那么大型的夜市重复性却相对低,而且摆卖的物品都具当地特色,精致细腻且有创意,让人不会有被搪塞敷衍的感觉。在无需费尽心神讨价还价的同时,重要的是你不会被逼很无奈地买些连自己都不喜欢的纪念品,然后随手翻看时发现宣示全球化威力的“中国制造”标签。

清迈夜市让人感受到泰国人的用心和创意。


外面的世界随着火车前进而快速倒退时,我回想起这些年来我对清迈曾经有过的印象和期待。你以为会很喜欢的,结果只是还好而已;你最初抗拒的,可能反而才是你所寻觅的。人生有时就是这么地吊诡和无奈。又或许,那才正是人生有趣好玩之处。毕竟,目的地其实不比随遇而安的豁达心境来得重要。只要不为自己设限,何时何地,都可以一样悠然自在。

2 comments:

chaiyi52 said...

"反正,他们总能轻易地找到教英文的工作。"这句话有不削的感觉 =P

ShiQing said...

没拿刀,何来“削”。
是你自己为那句话的语气加盐加醋吧?况且,那句话是多么贴近事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