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9, 2012

离开与找寻:遇见Pai

离开清迈,目的地是距离3-4小时颠簸车程的小镇,Pai。当初决定要去Pai,其实是因为听说过它很像以前的清迈,以前那个还未受世人过分关爱的清迈。对于这样不可思议的思考和判断模式,实际上连本人都觉得荒唐。也许潜意识的我试图在Pai找寻那已经不复返的清迈,但是当地住宿选项之繁多、旅游资讯之齐全让我恍然醒悟:Pai只不过是另一个负责替清迈分担游客量的沦陷小镇。

发现这个真相后该如何是好延长逗留在清迈?北上到清莱?还是继续那“离开清迈去找清迈”的计划?最后,无意中发现的当地有机农场Tacome Pai,成了一丝指引方向的微弱曙光,与农场主人Sandot电邮联络后更确定了我前往Pai的决心。启程前,网上旅游资讯、遇见的背包客、旅舍的老板娘都一再发出警告,指称清迈往Pai路途艰辛难熬,要做好心理和生理准备。结果,原来最坎坷的路,却是由下车到找到有机农场的那一段。
由清迈往Pai的路程大概和上金马仑高原那样
时有蜿蜒起伏,并没有传说中地令人闻风丧胆。
路边开满的黄花提醒着11月的脚步。

话说农场位于抵达Pai市镇前6公里的路边,结果一个小小农场却让我们辗转流落街头,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本应该让我们在Ban Tin That下车的那位和我们语言不通的司机,在和Sandot通过手机对话后并没有成功把我们停放在正确的路口。扛着大背包毫无头绪的两人到附近住家敲门打听,结果热心的年轻小伙子致电Sandot询问后,给我们的指示却依旧没有让我们抵达目的地。

在烈日下沿着大路努力往前走了约莫十五分钟,一辆大卡车主动停下送我们一程,却似乎只让我们离Tacome Pai越来越远。手机预付额用光,附近没有商店可以加额,有机农场在东南西北也完全没有搞懂。在疲惫和不耐烦的同时,“改为到市区另外找其他旅舍”的选项曾经浮现。还好不愿意放弃的心情遇上附近餐馆的负责人肯让我们借用电话。最后最后,才终于成功向Tacome Pai农场报到!

误打误撞来到Pai著名的咖啡馆Coffee In Love

Sandot年约半百,满脸的胡子和头发一样黑白相间。满脸亲切笑容的他总是背着一个粉红色斜肩背包,让人从远处就能清楚辨别。 Tacome Pai农场以Sandot父亲的名字命名,倡导身体力行推广永续环境概念。Pai小镇的住宿收费价位介于每晚马币30元起跳,Tacome Pai则收取马币10元的住宿费,欢迎短期或长期逗留以参与他们的农场生活。

农场里每天都有不同的工作以及新鲜的事物,包括种菜、收割稻米、摘咖啡豆、学习用竹子制造餐具等。每天中午一点Sandot更会为大家授课,讲解有机农场运作背后的概念和原理,与大家分享知识交换心得。由于农场里的一切活动都非强制性,因此,大家都能依照自己的喜好选择参与。当时农场里住着大约12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大家到来Tacome Pai的原因不一而足,却一起在这里回归最简单的生活,学习放空自己以发现更多。

农场里的住宿单位都依据泰国高山族不同部
传统房屋建造。Sandot一家人正来自Yon族。
Sandot逐一为我们介绍每一间房子的特色,
结果反复改变以后,我们最后选定留宿在
这间离农场活动中心最远,位于稻田中的房子
启程到Pai之前我做了简单的资料搜集,怀着一堆当地旅游胜地关键词出发,以备不时之需。这一串名单包括了Pai峡谷、国民党南湖村、二战大桥、温泉、著名电影取景咖啡馆Coffee in Love等等。 怎知,踏进Tacome Pai农场以后,我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些目的地自记忆中删除。


(待续..)

2 comments:

chaiyi52 said...

我的厉害在于没有做功课,所以那一堆当地旅游胜地关键词跟我无关=P

Danmy KC said...

这个地方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