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8, 2010

怎么了

童年,离开现在的我才不过是20年前的事情,
怎么,世界就已经变了一个样。

搞不懂为什么现在小孩三岁开始就从豆豆班抱一堆功课回家写,然后从此痛恨上学。
以前,三岁的我总是挂着两行鼻涕光着脚在玩泥沙,偶尔抬头望身旁的大树,想像哪一年我才能像表哥干脆利落地一样爬上去。
当我们不解为何现在的小孩都过动、早熟的时候,不妨想想,我们到底许了他们一个怎样的童年?

小时候我总是认真地在桌灯下一笔一划地写信给远方的笔友,然后耐心地等待回复;
现在,“笔友”这个字眼却随时会在下一版的汉语词典内不再出现。
有句话说:现在,通讯变得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却没有因此改善。
我们习惯用简讯、在聊天室沟通。晚餐时间宁愿传个简讯给隔壁房间的那个人问:“要吃饭了吗?” ,也不想过去敲个门。原来,我们也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面对面的能力和勇气。现在的你无论身在何处,电话铃声都无处不在。讲着电话的你,就连想用“快要进电梯了,手机没办法接收讯号”作为终止谈话的理由,也渐渐地变得不可能了。
在“噢.噢”的ICQ都已经作古多时的今天,纸笔和信封?就留在博物馆吧。

从前从前,我们只在重要的日子才会用菲林相机捕捉珍贵的回忆剪影;
现在,拎着傻瓜相机,人人都是摄影师,而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也因此需要无止境地接受镁光灯的骚扰。
每一刻都可以轻易地通过摄像定格成永恒。这个时候,永恒却也失去了原来的意义。

以前,人和人之间的圈子比较小,关系却比较密切。现在,在面子书随手就可以把一打半百个路人甲乙丙丁加入成为你的“朋友”。陌生人一个点击,你的过去、讲过的每句话、拍过的照片,全部一览无遗。
在我们高声捍卫隐私权的年代,也是我们有意无意将自己摊在众人眼前之时。

以前,我只能通过贴在墙上的世界地图,去想像某个很远很远的国度的面貌,用手指比划面积和距离的差异。
现在,只要用滑鼠在Google Earth翻转搜寻,我甚至连某个国家的某个城市的某个街道的转角处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从前的世界上或许真有存在天涯海角这回事,然而今天的我们,已经可以在吉隆坡吃nasi lemak早餐,下午站在大山巴前吃猪扒包,晚上到北海道看薰衣草吃拉面。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有界线,一切都可以这么远,那么近。

小时候大人总重复告诉我:好人有好报,要存好心做好事;长大以后,遵守规则的人却是大家眼中的傻瓜。
当年的人们信守承诺,可以因为一句话毫无悬念地守候20年;等到通讯科技变得先进的时候,我们却总是在约定时间的前15分钟才被简讯通知:“抱歉,没办法过来了。”
正因为通讯变得简易,很多事情都可以轻易地反复更改。诺言和坚持从此不再重要。
未来?永远?我连自己明天想怎样都还没搞清楚咧。还是算了吧。

缅怀是老去的迹象。没错。尤其当你一路走来一直被这个巨变的年代撕裂着。
我总是相信,凡事都有两面。这个世界不停地在变,我们何尝不是。
不管怎么变,地球每天继续运转,日出日落也依然不变地交替轮值。
身在这个年代,觉得幸福吗?还是更想回到过去?这些都不重要。毕竟,我们只能够向前走。

我究竟是无所适从,还是潜意识不愿意接受游戏规则的改变?
我想,我大概这辈子都注定适应不良。

3 comments:

西米代己 said...

写得很精彩,有同感

WAHAHA said...

呵呵,我也还适应不良呢!

ShiQing said...

西米代己,
我常在想,大概比我晚8-10年出世的小孩可能就已经没有这些感慨了,因为他们的童年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时代。

虽然常会感叹唏嘘,我还是衷心地为自己经历过那朴素的、傻傻的年代感到欣慰。

Wahaha,
如果有治疗药方,千万不要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