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8, 2010

花莲闲人纪事

台湾之旅依然是进行式,经典三人组继续向前进。开动的台铁自强号列车让宜兰退出视窗,带我们踏入台湾面积最大的县级行政区-花莲。位于台湾东部,花莲狭长的地形在中央山脉及太平洋之间开展,以丰富的观光业天然资源闻名。道听途说过的太鲁阁国家公园、清水断崖、花东纵谷、花莲薯、麻糬、原住民文化等,将有待逐一亲身对照。

曾经一度,三个人天真烂漫地打算由台北骑机车出发,沿着东边的海岸线游历宜兰和花莲,尤其对后者的清水断崖响往不已。最后,机车环岛的梦想因交通安排的难处和苏花公路的难度而被现实打败,所幸“在台湾开机车”的心愿最后还是在花莲完成了。

车窗外的景色随着目的地的变换而一再更迭。这一次,外面尽是起伏的山峦和绿油油的稻田。

第一天,我们悠闲地在大街小巷闲逛,偶尔随处坐下闲聊,充分地体会在一个和我们没有关联的地方当个闲人的滋味。我们像是来培养感情的,我们像是来溜达的,我们像是来养老的,总之我们什么都像,就是不怎么像是来旅行的。

花莲的鹅肉,是我们的共同味蕾记忆。


大军效率奇佳,瞬间把桌上所有食物杀个片甲不留。


忧郁小生@不知名的公园。如果你认为这张照片有潜质作为咖啡广告的话(留意低调的右手),欢迎联络洽谈版权事宜。


这两条粉肠以为大家不知道什么叫“欠打”。

最初,我通过沙发漫游网站向当地成员Kate要求借宿,但是由于有朋友到访,对方改为建议一起吃饭见个面。Kate是一名社工,主要处理家暴和单亲妈妈的个案。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的相聚时间,聊起政治、工作、花莲、原住民..Kate的观察和想法都让我发现更多。同样从事非主流行业的我们有了这样的结论:对于工作的意义认同与热情是持续动力的唯一来源,同志要加油了!道别时,我们还约了过后在台中的妈祖游行再见。

最后,我们选择入住Kate所介绍的Farmosa Backpacker,而且几乎立即喜欢上这家蛮有特色的背包旅社,除了浴室热水器的水量实在太小了一点。

在没有其他人入住的这个晚上,三人在六人通铺房内各自霸占一个天地,然后竟然因为身处台湾而觉得与Youtube看到的小胖林育群诡异地亲近。


夏天的花莲是冲浪爱好者的聚点。


墙上的有趣老照片出自旅社老板父亲之手,是无法拷贝的灵魂。


背包旅舍除了有个小酒吧,还有迷你图书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书架的李松荣,书卷气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旅行的时候难免常会有一种心态,即大老远花钱花时间来到异国,就应该把握时间好好规划行程,以确保能够有效地在最少的时间内,看最多的风景、拍最多的照片、尝最多的美食、买最多的手信。这种想法偶尔还是会如同鬼魅般缠绕着我,这时候我就需要花些时间温习之前的经验,回想起各种利害计算,然后再一次确认之前的结论,才能终于忍痛拒绝“高经济效益”的旅游安排方式。“少即是多”的概念,一路走来,体会越来越深,在心里播下的种籽也慢慢盘根,长成了一种价值。

每一天,我张开眼睛、呼吸、进食、入睡,不论身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旅行的时候,最大的特权就是可以从生活中删除了“工作”。旅行,无需汇报业绩,不必担心固打。抛开压力,放开心怀,旅途的终点,就会发现心不期然变得透彻,和心里的那个自己,又更接近了一些。

5 comments:

chaiyi52 said...

的确是很欠打的粉肠!

shin said...

我喜欢~

Ti Hooi said...

彩仪,哪一条比较欠打?
诗情,那个在书架旁读书的很假耶~

WAHAHA said...

那旅社看起来蛮新蛮干净的。

花莲,去过一次。
的确是骑机车的地方,呵呵。。

ShiQing said...

Chaiyi,
不要打粉肠!at least..不要打脸..

Shin,
我也喜欢 =)

TiHooi,
我的“欠打造诣”比起李阿松还差得远吧?

书架旁会很假吗?我觉得画面整体感觉很不错咧。老实说一句,李先生的可塑性真是好好好高!

Wahaha,
那旅社确实是蛮不错的,比民宿价格相宜,比旅馆有特色。我们在花莲开机车结果遇上大雨天..错过了好些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