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8, 2011

兜兜转转圆缘圈(二)

塔拉纳基的一个特色是山与海之间的距离很近,到访者可以在一天之内上山下海,既滑雪又冲浪。所以,早上我们还在塔拉纳基山脚赞叹雪景,下午我就被Annika拉到住处附近的海滩冲浪。在沿海小镇长大的我第一次冲浪,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那么汹涌澎湃的高海浪,心里忍不住大喊“好犀利呀!” 结果新泳镜第一次出场就在一个大浪盖过头后,从此音讯全无。两人在初冬的冰冻海水地叽里呱啦大呼小叫,虽然冷得直打哆嗦却难掩兴奋。

第二天,有人临时起义去挑战被兼选为世界自然以及文化遗产的Tongariro CrossingTongariro Crossing内有活火山、冰河、湖泊等丰富的自然和生态景观,更曾被杂志评选为全球十大最佳单日健行路线之列。此路线全长19.4km,平均需要6-8小时完成。


呈圆锥形的Mt. Ngauruhoe活火山。

曾经完成挑战Tongariro CrossingAnnika犹如回到大海的小鱼,蹦蹦跳跳地嚷着要去挑战另一座没到过的山峰。结果只留下一句“到时在停车场再会合”就一溜烟地不见踪影。走过最初一小时的步道后,真正的挑战方始出现。我们沿着崎岖陡峭的魔鬼阶梯(Devil’s Staircase)奋力往上爬,天气也在鼻息逐渐变得急促且沉重的同时,由炎热骤然转至低温并夹带寒风。四周的一片荒芜,让我不期然想起了月球表面。


茫茫白雾为前路增添神秘感。

结果我在因追赶StuartGabriel的步伐而疲弱乏力的时候领悟到:跟他们一起走难度超乎一般健行路线的Tongariro Crossing,是一个很错的决定!也许西方人普遍身形比较高大,走两步路就已经等于亚洲人的三步;又抑或他们的体力和运动细胞比较发达,总之要强制自己6-8小时内全程依照他们的步伐和节奏,简直是不可能兼自找苦吃的任务。

当我们逐渐登到更高的地区,天气寒冷和空气稀薄导致我出现轻微缺氧的状况,可以想象当时我的脸色应该只剩下“青白”两个字。由于路途还有十分十分遥远,同伴们便劝我考虑折返到停车场休息。心里挣扎良久,思前想后最后只好接受现实和劝告,宣布Tongariro Crossing挑战失败!


回程时反而有机会静心欣赏沿途风景。


我常说,在纽西兰只需推开窗户,到处都美得像一幅明信片。


步道旁的白雪让我想起了红豆冰。


期待在南岛迎接漫天飞舞的白雪。

正当我在和崎岖山路及毅力拉扯的同时,慧祥背起背包告别了Rod和Tauranga,独自搭便车到Tongariro国家公园和我与Annika回合。问题是送他一程的车主竟然把他停放在某处距离Tongariro国家公园“应该”不是太远,但是位置不明的地方,而他又迟迟无法再截到任何车子。最糟糕的事情,是他的所在位置手机讯号十分弱且不稳定。

我们的焦急随着渐黑的天色持续加深,最后只好向背包旅舍柜台职员求助,请他们开车协助到附近搜寻。就在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背着大背包,两手还提着许多干粮和零食的慧祥竟然戏剧化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他总算截到了好心人的便车,把他带离险境还送到我们的旅舍门前。Annika、慧祥和我经历一场虚惊,看到安然无恙的慧祥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三人抱在一起又叫又笑。当然,也不忘称赞慧祥千里迢迢替我们带来了许多食物。


坐在位于国家公园区内的旅舍外遥望皎月升起,心里和四周一样宁静。

兜兜转转,我们又再次走在一起了。而我们三个人之间最刻骨铭心的事情,即将就要发生…

2 comments:

Yan said...

额。。。很难得在blogger上看到有中文博客毕竟在大陆被禁掉了。。。赞一个~

ShiQing said...

感谢赞。欢迎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