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4, 2007

那一天清晨,千人行义山

有一个属于清明节的专有名词,叫“义山”。

首都吉隆坡旧飞机场路(现称语文出版局路)、陆佑路及新街场路一带,有一片总面积大约500英亩的义山群,里头包含了兴都教火化场、锡克教火化场、斯里兰卡佛教徒墓园、 罗马天主教墓园、日本人墓园、广西义山、广东义山以及福建义山。百年来,多元种族及宗教的墓园一直都和谐地毗邻而居。

1994年,爆发了有关义山搬迁的争议。华社群起捍卫义山,为的是保存历史遗迹,同时也旨在为吉隆坡市区保留一片绿肺。这起事件持续扰攘,一直到了2000年7月19日,内阁宣布吉隆坡旧飞机场路义山不搬迁,方使有关争议暂告缓和。当时雪隆地区关心此议题的人士开始探讨该如何消除一般人对义山所存有的负面、阴森的刻板印象。


这样的反思,促成了2001年第一届的《跑跑古迹,带出关怀—千人义山行》。这一项另类的捍卫义山的努力,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今年,千人义山行迈入第七个年头,主题为《关心环境,跑出未来》,参赛者共四千余人,包括各种族的中小学学生、社会人士、华团领袖,更有不少残障人士。

另外,吉隆坡广东义山也进行义山规划工作,除了把广东义山的范围分区,同时以先贤的名字为各路段命名,并且制作导览地图、观光手册,务必将义山打造成为有特色的文化古迹观光景点,而不再只是一个先人长眠的阴森地方。

就在上个星期天,我们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吉隆坡广东义山,为向来宁静的这个地方,带来了清明节以外,一点点不常见的喧哗。

清晨6时许,22度C,
清新的空气在旭日的微光中流动,鸟儿的乐章在微风的轻拂下飘送。
我和他,在路旁愉快地聊天,等待着第一批参赛者的到来。
四千余人的参赛队伍十分壮观,只见小孩、学生、长跑健将、年轻人、银发长者…一一经过我们面前,往义山深处出发,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接触它,用最好奇的心态去发掘它。

活动结束后,工作人员进行善后工作。我们沿着跑道路线收拾垃圾。看着路旁晒着太阳的空水瓶、草丛堆里躲着的塑胶袋、水沟里躺着的空牛奶盒,深深感叹公众的环保意识仍然极为低落。突然想起今年的主题,感到有些讽刺。

对于义山,我并没有太多的想象,所以也就没有太大的恐惧。香港演员黄秋生在少年叛逆期的岁月里,最常到的一个地方,竟然就是义山。因为不想回家,所以他总爱躲在安静的义山内一角看书、思考。很多时候,对于义山的恐惧,是源自于对于死亡的想象;更多时候,那是对于义山的无知所导致的。不了解,则无从去爱(tak kenal maka tak cinta),义山是你我他生命中最后的终点站,尝试去接触、了解,你会发现,它其实并不可怕。

4 comments:

康仔 said...

寻觅千人义山行的资料,偶然发现你这里的家。进来打扰一下。:D

ShiQing said...

康仔:
欢迎打扰!
想必,这就是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吧? =P

Anonymous said...

我也是在寻找义山的资料,偶然发现,进来打扰一下。我想你应该也是尊孔独中的高一学生吧!

ShiQing said...

尊孔同学:

同样欢迎打扰!
中学对我来说已经是相当遥远以前的事了。和尊孔相当有渊源,却不是尊孔学生。